您所在的位置:乐米彩票-首页_乐米彩票网址_乐米彩票登录官网-军事网 > 军事观察 >

亚太日报观察 中美印三方博弈下中印关系的冷暖
【军事观察】 发布时间:09-30

  

  在过去的两年,中印、安全关系经历了戏剧性的转圜。从2017年6月洞朗事件降至冰点,至今年4月两国元首东湖会晤逐渐升温,再到6月上合组织峰会,中印关系呈现出良性互动的新局面。然而,美国因素当下在中印关系中扮演着非常复杂的角色。

  美国“印太”战略的明朗化,对陷入中美贸易纠纷的中国而言,无疑更是军事、外交压力陡增。从地缘博弈的层面来看,印度对于中国和美国的意义均十分突出。在这种局面下,中印关系的亲好能进行到何种程度?中印能在多大程度上、超越分歧、共谋发展?

  2017 年 11 月,特朗普在 APEC 会议上提出了“ 、的印度洋—太平洋”作为其新的亚洲政策构想,在美国、国防战略等报告中,这一构想被赋予了政策性的内容。2018年5月30日,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宣告成立。在旋即召开的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上,美国长马蒂斯以美国名义,对“印太战略”详加表述。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目标即在印度洋-太平洋区域,整合印、澳、日的力量,采取包括、经济、军事、外交等综合手段,对中国的崛起和发展施以更大范围的遏制,并削弱中国的影响力。其核心依然在于推行“美国优先”,以及对双边外交的强调。

  美国“亚太再平衡”到“印太战略”的改变,凸显了印度在美国地缘战略布局中的关键性地位。然而印方在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上则明确提出,“印太”是一个地理概念,印度“不把印太地区视为一个战略”,并强调“建立、、包容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将该地区所有国家都置于对进步和繁荣的共同追求中”, 主张将“印太”架构发展成经济性质而非军事安全性质的合作平台。印方所强调的是“非排他性”和“利益共同体”的意识。

  由此可见,在印太战略的问题上,印度并未与美国站在统一战线。印度明确表现出与美国迥异的立场。这就意味着,印度强化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事实上,这一变化在印度对中国外交风向的转变中已可窥见端倪。

  印度的外交原则有三大特点:第一,战略自主,不结盟;第二,极度务实,外交风向善变;第三,大国心态及在南亚、印度洋地区权益方面的排他性。特朗普的“印太战略”难于在印度实现共鸣。

  印度曾在核问题和军事方面得到美国较大支持,莫迪曾对强有力的印美伙伴关系抱有较大期待。作为印太地区的支点国家,印美两国在亚太与印度洋地区应当为优先合作伙伴,印度可借助美国的扶持,巩固其在亚太、印度洋地区的主导地位和利益,同时亦可平衡中国在这些地区日渐凸显的影响力。

  然而,美国的“印太”战略意图则决非获得一个的、“可以与美国一起共同应对世界挑战的朋友和伙伴”那么简单,也非尊重或认可印度在南亚和印度洋区域的领导地位,美国更看重的是印度的地缘角色,印度在印太战略中未获得实质性的利益,加之当前国际格局整体的不稳定性以及特朗普对外政策的“善变”,印度对“印太”战略的真正意图产生疑虑,对美合作有所保留。印太战略下,太平洋和印度洋会被视为一个整体的地缘概念,美国的利益在西太平洋、东印度洋以及二者交界处的南海都会得到极大的体现。届时,美国力量对于中、印两方均会形成掣肘。

  对于印度洋事务,印度一向极为谨慎。若美国“印太战略”,不仅难于实现背靠大树的理想期待,甚至可能使其在印度洋事务中利益受损。更何况印度的外交原则从来不会孤注依附或于任何一国。“印度优先”与“美国优先”相遇,印度自然选择回避有可能发生的于己不利的局势。

  向中国示好,未必是印度基于战略视野和格局的举措,但在当下是符合印度利益的。印度对中国的心态相当复杂。中印之间在边界、、与巴基斯坦关系、联合国“入常”、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等问题上存在矛盾与分歧,这使得中印关系不确定的因素增多,且印度对于“中国的崛起”缺乏客观的认识。“一带一”在南亚地区普遍受到欢迎,在印度看来,这是中国地缘扩张的战略,对南亚秩序产生了,因此印度一度对中国表现出,不仅提出一系列“东向”战略(季风计划、香料计划),还寄希望于特朗普的 “印太战略”构想,巩固自身的地区大国优势,遏制中国的发展。

  如此看来,利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中美关系风云变幻的机会围堵中国,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恰恰相反,不仅中印关系出现转圜,中朝、中日关系也在改善。这不仅与贸易战本身无法在亚太地区获得认可有关,也与特朗普“美国优先”模式与单边倾向强调美国利益,“印太战略”并未使亚太地区在实质上获得利益有关。

  就印度而言,特朗普奉行的贸易主义政策对印度贸易也产生了负面影响。比对H-1B签证和H-4签证申请程序和权限的修改,这对在申请者中占近八成比例的印度人来说,是极大的打击,也严重了印度外包行业的发展;此外,美国对美印双边贸易逆差问题耿耿于怀,美财政部在上半年度汇率报告中,将印度列入重点审查的观察名单;在关税问题上,美国强硬要求印度降低美国进口商品关税,6月,印度宣布对美国钢铝税展开报复性关税,表示印度正式加入全球贸易战对美反击阵营。特朗普既看重印度地缘战略地位及安全帮手,又希望平衡美印经贸关系,美国经贸利益,并未对印度的区域经济给予任何有实质性意义的帮助。

  特朗普的商人逻辑投射在国际领域,更加强调的是自己一方的“利益”与“交易”中。与中国“一带一”中的互鉴、合作、共赢等价值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情怀相较显然缺乏公信力以及多方利益的观照。更为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参与国在“一带一”中切实受惠,中国的国际形象与影响力稳步提升。而印度曾针对中国“一带一”提出的“东向”计划,并没有产生实质的效果,印度并没有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机会和伙伴。继续与中国对峙,对印度而言,并不是明智之举。

  印度和美国合作的重要意图之一就在于通过安全合作来获得美国对印度发展的援助。事实上,印美双方的贸易关系与关税摩擦、伊朗核协议问题的分歧,印俄军事技术合作等问题,均在着美印关系。在中美印“战略三角”格局中,中印两国存在共同利益,以及在较多领域合作的可能。诸如印度洋上的安全合作、亚投行支持下的基础建设合作、推进多边贸易体制方面的合作等。在促成印太地区包容共享、、发展的地区机制和秩序方面,中印两国均有着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

  需要强调的是,未来的中印关系,建构共享秩序、弱化地缘博弈是主流,中印两国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但两国关系的发展前景仍有较多变数,除却中印之间客观存在的某些分歧,美国对俄罗斯、中国、日本、巴基斯坦等的战略调整与变化都会对印度产生影响,并进而影响印度的外交政策。

  目前,印度尚无足够的实力左右大国关系棋局,印度外交仍有可能周旋于大国之间,走极致务实线。中国无法左右他者的立场,只能较多地从自身层面积极推进与印度及周边国家的良性互动,更为积极、睿智地应对中印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探索和健全适合中印之间增加共识、增强互信的对话与磋商机制。

  中印之间不必一再强调认同与合作,认同从来不是符合印度理的方式。尊重印度自主的外交战略,积极推进高层机制化沟通与互动,在利益和秩序共享方面实现更为广泛的对接,是双方可以努力的方向。